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末世第七城 午夜將軍-963 還有一顆釘子

末世第七城
小說推薦末世第七城末世第七城
给张封交代完任务,有些烦躁的李枭回到办公室,端起茶缸一饮而尽,并将茶叶倒入口中一齐咬碎,表情尽显狰狞。
主帅无能累死三军,胡典这步棋走错,也让原本还占据一定优势的枭家变得如芒在背。
见李枭如此急躁,形如鬼魅般的阿俊忽然冷不丁冒了出来,轻声说道:“枭哥,其实我们还有一步棋没走。”
“什么棋?”李枭皱眉问了一句。
阿俊张口解释道:“阿承之前在光年埋了个钉子,叫王启豪,他现在就在城北环城公路的项目组,除了叶磊张志阳以外,他算是工地最高层了。”
李枭瞬间眼前一亮,马上回道:“就是那个叫老金的,安排进光年的?”
关于光年集团的资料,李枭绝对没少做功课,所以阿俊一开口,他就明白了这枚棋子的重要性。
阿俊点头应道:“对!只要我们手里还握着王启豪,在工地项目上我们就占主动,蒋星他无论如何折腾,顶多就是拖延我们几天的工期。但是我们只要把王启豪一引-爆,城北的公路的项目整个都得炸瘫痪!”
“哗啦!”
李枭稍作思索后,猛地站了起来沉声说道:“如果还有这么一枚棋子在,那他发挥的作用就不仅仅是工地的项目了。”
阿俊被李枭拿话一点,瞬间通透,忙接过话茬问道:“枭哥,你的意思是那个叫老金的?”
“对!既然都要整死,那就有一个算一个,先收点利息吧!”李枭的眼中再次流露出了那种所向披靡的神色。

放着舒缓爵士乐的小酒馆内,曾锐易达叶磊围坐在一张小圆桌前。
半个小时前,他们才刚刚结束了一场和环城公路项目验收官员的饭局。
要是搁在一个月以前,光年正如日中天的时候,像这种所谓的“小鬼”,压根不需要曾锐等人亲自作陪。
但现在时局发生了变化,本着“小心驶得万年船”的思路,曾锐等人不但给足了面子,还给足了银子。
环城公路的项目,本就是保质保量完成了,论质量绝对没的说。
可饭后,易达还给三位甲方人员,一人塞了一张二十万联邦货币的银行卡,无他,就为了最后能够完美验收。
像这种虚与委蛇但又不可或缺的饭局,自然是吃不出什么名堂来的,都觉得有些没尽兴的三人,就来到了这家常来的小酒馆。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末世第七城 午夜將軍-963 還有一顆釘子閲讀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末世第七城 txt-963 還有一顆釘子看書
“嘭!”
三人一齐碰了个杯,曾锐便朝着叶磊竖起了大拇指,称赞道:“到底是我磊哥,点子不但多,还足够骚!这李枭一下子偷鸡不成蚀把米,估摸着鼻子都能气歪!”
叶磊挠了挠头,有些感叹的说道:“我也没想那么多,那两好汉的话我只听了个大概,我琢磨着有枣没枣先打一杆子再说,算好了时间就打了个电话给治保,谁知道还真成了!”
“你这不但打了枣,还打的人李枭满身跳蚤了。光是环城公路的项目停工,这件事儿就够他喝一壶了,我没猜错的话,包括他上面的领导,都该受不了了。”易达也在一旁附和道。
忽然,曾锐收敛了脸上的笑容,表情严肃的问了一句:“磊哥,你真没看出来,出手的是谁吗?”
火熱都市小说 末世第七城 愛下-963 還有一顆釘子分享
叶磊摇着脑袋回道:“对方捂得太严实了,加上又隔着面具口罩,声音我也没太清楚。如果非要说和谁相似的话,我觉得那动作模样和鹏儿有点像!”
“鹏鹏!”
曾锐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句,立即拨通了张鹏的号码。
电话接通,曾锐将扬声器打开,张口就问道:“鹏儿,你在哪呢?”
“我和小珊在商圈这边一影楼谈结婚照的事儿呢,这摆酒也没几天了,我照片总得搞几张吧!”
张鹏那边的环境很安静,声音也很清晰。
“那你下午在哪呢?”曾锐又多问了一句。
“我下午满大街晃悠,想挑个满意点的影楼啊!你也知道这小姑娘没别的要求,就想把自己穿上婚纱,一辈子中最美的那一刻呈现出来。”
“行,那没事儿呢,你忙吧!”
张鹏反问了一句:“怎么了,有事昂?你这说话说一半,小心鸡儿烂啊!”
曾锐笑着龇牙回道:“没啥事,我就看你要什么口味的皮炎平,回头给你鸡儿做做保养!”
“去你妹的……”
张鹏那边率先挂断了电话。
见电话挂断,叶磊端起酒杯嘬了一口,问道:“不是鹏鹏?”
曾锐眼中的精光一闪,语气笃定的回道:“不出意外的话,就是他!”
“对!”两人之间的对话,易达也听了一清二楚,当即表示道:“他压根就没在影楼,小珊要真坐在他旁边,就刚刚不可能不说两句话。”
“不说了,随他去吧!反正还过几天他就结婚了,只要结了婚,我们哪怕是翻脸也先把他整走,远离了这场是非再说。”
曾锐扔下了这么一句话,率先举起了酒杯。
这酒一喝就喝了将近两小时,啤酒是拿了一打又一打,就连当过多年鸡妈妈的叶磊,都觉得自己有点力有不逮。
曾锐眼神也略微有些迷离,看人都快看不清了。
唯独易达的脸色只是略微有些红润,整个人显得精神状态都还挺不错。
就在曾锐和叶磊心里都已经打退堂鼓了,易达又端起酒杯招呼道:“来来来!难得有机会,咱磊哥赏脸和我们一块儿喝两杯酒,磊哥!咱一块儿整一个!”
“达哥!我叫你达哥了!咱喝酒就喝酒,没必要一次喝到永垂不朽吧?过几天鹏儿结婚,你还怕咱没机会喝酒吗?”
看着那硕大的扎啤杯,叶磊的内心也有些小崩溃。
易达举着酒杯笑着说道:“有道是,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且不说磊哥略施手段就让李枭栽了这么大个跟头,光是磊哥您现在和我们一块儿重新搭伙干活,就值得我敬你一个吧!”
“得得得!你别跟我拽词了,你读书多,我不跟你争,这杯酒我先喝了昂!”
叶磊也举起扎啤杯,仰头一饮而尽。
当易达再次将扎啤杯倒满,并把目光转向曾锐时,曾锐感觉自己裤裆涨的都快爆-炸了,连忙眨了眨眼道:“我去放个水,马上就回来!”
“我也去,我也去!”张鹏也跟着起身,两人一块儿往厕所走了过去。
五分钟后,等两人回到圆桌旁,只见三杯酒都已经倒满。
“咕隆!”
曾锐打了个酒嗝,有些大舌头的问道:“达哥,你这腿也还没好,医生都不建议喝酒,你非这样整干啥啊!”
易达点了根烟,轻声回道:“行,我大哥都发话了,咱就喝完这一杯就不喝了,唠会嗑就回家,行不?”
“行!那咱啥也不说了,都在酒里了!”
见总算把易达这酒魔子劝住,曾锐主动举起了酒杯。
又过了五分钟,曾锐已经趴在圆桌上呼呼大睡了,叶磊也有些睁不开眼,正强打着精神和易达唠嗑。
“磊哥,我请你帮忙盯的人,盯的怎么样了?”
叶磊虽然喝了不少酒,但思路还算清晰的回道:“没发现什么大问题,他在工地也认真负责,听说现在和大家都相处的挺好,志阳经常有问题还会找他一块儿商量。”
“没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我算了一下,他在光年这大半年,有数的没数的钱大概拿了能有一百五十万左右,可他却全款在城东城南买了两套不下一百二十平的房子,还有一个青年大街六十多平的临街门面,你觉得就现在的物价,他能买得起吗?”
叶磊原本还有些迷糊的双眼瞬间明亮:“你的意思是,他背后还有人?”
易达点头道:“对!人,你继续盯着,适当情况下,我会给你准备点东西,借他的手,往外面透一透!”
“明白!”
“行了,酒也喝的差不多了,咱撤吧!”
叶磊好心问道:“好,要我送你们不?你这大哥喝的跟死猪似的,被人割两腰子恐怕都醒不来,你这小体格怕挺难整回去!”
易达笑着回了一句:“没事儿,大廖在门口等着呢,我俩收拾他一个,轻而易举!”
“……”
喝完酒,叶磊打车回了工地,易达和大廖一块儿搀扶着曾锐上了车,回到城北的房子里。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